千人斩(转载一个有过1000个女人的超级强人)

寻芳猎艳,在小弟而言,

是在案牍劳形与天伦道义之外的片刻救赎,

是天性基因里的蠢蠢欲动。

但是在人生的位阶里,

固然不会像卫道人士眼中那么一无可取,

也不应该是夙夜匪懈的追逐目标。

无论感性上或是理性上的计算,

在任何情况下,

放弃糟糠之妻通常都都不是划算的策略,

毕竟,萍水相逢充满太多盲目的火花,

而能在贫病老残之际仍然不离不弃的动力,

多是来自那些一同渡过风雨的回忆。

因此假使有一天,小弟因任何艳史被抓包,

一样会不顾尊严痛哭流涕长跪不起赌咒发誓苦苦哀求太座再给一次机会,

不会有太多的惊人之举。

那么如果被抓太多次呢?

那么只好用一辈子来为这种天性付出代价,

当然还是有人可以全身而退,而且说不定还因此换来更好的未来,

但是我说,嘿,千万别太倚赖这种自以为是的聪明想法。

这么耸动的标题却引来这么沉重的引论,

相信是各位看倌始料未及的,

但是,这的确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

*******

如同标题所说,他是我第一个千人斩的朋友,

是我大一同寝室的学长,因此底下就称呼他学长了,

不管在那一方面,学长不愧为学长。

学长认为照顾学弟的最好方法,

就是带者我们到处去联谊,并找机会为这群处男开荤。

举凡寝室联谊系际联谊校际联谊乃至于后来的网络联谊,

他都乐此不疲,

曾有一周内天天联谊的纪录。

而在联谊的时候,

学长都会做出很质朴简直的建议,例如:

「这个你可以上。」什么?才第一次见面耶?

或是,

「如果他答应跟你出来,你就找机会亲下去就可以了。」

又或者是,

「如果你想上这个的话,记得一次带十个保险套。」

诸如此类。

但是,若是有大大还有印象的话,

应该会记得小弟说过,

当年小弟有很无辜清纯的内心和外表,

并未真正因此捞到什么好处,

辜负了学长的殷殷教诲。

不过日后回想起来,并和自己的一些成绩印证,

学长的建议实在是言有必中。

有一次,小弟不经意的问起:

「学长,你最高纪录一次曾同时交几个女朋友啊?」

学长当时正在BBS和另一个不知是仙女还是恐龙的网友对话,

听了问题,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说:

「感情有深浅啦,不过同时间的话最高纪录是十二个。」

在小弟惊讶之情还来不及表达时,又接着说:

「可惜当中十二星座差了五个,

如果是十二生肖的话就差更多了,差了七个。」

久久小弟才回过神来,说:

「干,什么感情有深浅,我看是插入有深浅吧!」

接着学长就言不及义的说了几个从一个变三个,

三个再累积到十二个的故事,

质言之,最重要的秘诀,

就是利用不同系所、年纪、日常活动和地理区域产生的时间差来运作,

这套技法,很不幸的,

在今日台湾移动电话普及率超过一OO%的同时,

几乎已经宣告失效,

但仍有一个技巧是高难度且模仿不来的,

那就是不论同时交往多少女友,

学长的通讯簿永远没有出奇之处,

说穿了,他根本不用通讯簿,

所有女友的信息,

从第一次认识约会的人事时地物到生日、嗜好乃至于尝试过的体位,

都记录在学长的大脑里,这只能说他天生吃这个饭了。

这个女孩是我们几个寝室好友在KTV唱歌认识的,

当时他只是一个打工妹妹,叫她小卉好了。

小卉是从桃园来台北念书的某高职应届毕业生,

俏丽短发,黑溜溜灵活的眼珠,加上娇小玲珑、匀称圆润的身材,

让学长在她一进来为我们点饮料时就忍不住开始亏她,

后来气氛稍好时,更邀她加入我们一起高歌一曲,

小卉毫无惧色的点了王菲的「棋子」,

唱起来荡气回肠,余音绕梁。

由于当时小卉是坐在小弟身边唱的,

(没什么特别原因,因为我的位置离门口最近)

因此学长在小卉出去准备换装下班时开始怂恿我展开行动,

这时候小弟就有一点赌气的说了一句话,

也间接引发了后来的一连串事件。

「老是听到学长说自己的风流战绩,但是这两年来,

也只看到你跟学姐在一起,现在就像你说的气氛不错,

不如你今天让大家大开眼界如何?」

当时学长有一个交往三年的固定女友(就固定到这天为止了),

学长甚至还为了他转系,

因此小弟的建议其实是有一点不通情理的,

不过学长也很奇怪的接受了这个提议,

这只能说是真的天性基因里的蠢蠢欲动了。

学长说了一句简直是MBA教科书里的真理:

「这世界上的东西,很少有会自己送上门来的,

你要的东西就是要自己去争取,去争取才会得到。」

说到这里,小卉好巧不巧又开门进来,

这次刚好就坐到小弟和学长的中间,

(别误会,这是进门后最近的一个位置)

学长就很大方的约他一起去吃晚餐,

然后在小卉唱歌时,在她耳边用大家都听得见的耳语说:

「你的肚脐好性感喔」,

小卉当场演出当天唯一的笑场和走音事件。

离开KTV后,学长成功的凹到美人搭乘其豪迈后座的荣幸,

那天我们是去当时很流行的火烤两吃,

在中山北路和民族东路口的独栋六层楼高建筑物。

一路上两人言笑宴宴,

学长还无意间展示了一下豪迈当年远近驰名、威震天下的碟煞功能,

柔挺双峰因而袭击了学长的后背,

之后小卉也只是害臊的拍了学长的肩一下。

我们一行五人又是抢菜、又是互相灌食的,

有说有笑的度过一餐后,

学长说吃火烤两吃最麻烦就是身上味道太重,

借此借口邀大家一起到淡水吹海风。

我借机把学长拉到一旁问:

「你希望我们跟还是不要跟?」

学长说:「我现在还抓不准,大家一起去Happy好了。」

我和另外两位室友sync完这个讯息,

后来,我们就一行六人拔营前往淡水了,

为什么变成六个人?因为小卉找来了他另一个好姐妹,小慈。

出发前学长要小慈坐我的车,

回程时反而要小卉坐我的车,让小慈坐他的车。

我当时完全抓不准学长的想法。

学长在淡海厕所回程前私下对我说,

「我确定我已经摆平了小卉,

可是既然多了一个小慈,

难保姐妹间的耳语对我有利,

所以我现在要借机稍微运作一下。

我们等一下会在士林换车,

你今天穿得还人模人样的,

我看小慈要嘛是花痴一个,

要嘛是很久没遇到像你我这样的上品了,

如果他引诱你,你自己看着办。」

学长在回程中正路的麦当劳停车休息上厕所兼换车,

并要另两位室友先回去,我们分头送卉慈姐妹花回家,

小慈一启程不知是否是学长对其下蛊发作还是什么的,

一路上果然对我动手动脚,又是捏脸抚背,又是双手环腰的,

清纯的我在魂不附体之际赶紧将小慈安全送抵家门。

分手时已过午夜,当晚,学长没有回来宿舍。

**************************************

*****

下午学长眼球布满红色血丝,却又精神奕奕的回到宿舍,

用谁都看得出来正在压抑得意的语气说:「得手了。」

下头是根据学长说词加上小弟想象情节而拼凑出来的,第一人称的故事大概:

送他到家后,我做依依不舍貌跟他又聊了一个多小时,

后来,我说,

「我好累,我今晚大概骑不回去了,你住的地方客厅可不可以让我打地铺一晚啊?」

「客厅不行,我室友早上醒来会吓到。」小卉沉吟三秒钟后说,

「不过你可以在我房间打地铺,我去跟室友挤一晚。」

这时候,我心中浮现多年前经典漫画「北斗神拳」里的名言:

「你已经死了。」

蹑手蹑脚上楼后,我发现小卉住的是套房,

我硬是抢在她之前先进去浴室洗了个澡,

换小卉梳洗完毕走出来后,一张素颜刷去淡妆仍是清秀白皙,

我撒娇说:

「我的背骑车骑太久好酸,你帮我随便揉一揉好不好?」

小卉在我背后推拿了几下,蹲到我的正面笑笑说:

「这样满意了吗?」

「不行,太阳穴也要,帮你挡了一晚的风,头有点痛。」

「ㄟ,很过分喔」不过还是伸出她纤柔的手指为我在太阳穴上轻轻揉着。

小卉为我揉太阳穴的同时,

我闭着眼,把手轻轻的放到了他的双膝上,

没有遭遇任何反抗。

于是,

我轻轻张开眼睛,眼前是小卉专注深邃的双眸,

眼下三寸处,是他微张的性感樱桃小口。

洗完头的短发,只有用毛巾擦拭过。

我说:「你这样会感冒,我帮你吹干头发。」

我让小卉坐在化妆台前,

像个专业的设计师执起吹风机,

在吹干头发的过程(短发能吹多久?)

手指已按摩遍小卉头颅上的每一个穴道,

然后食指中指无名指停在后脑勺的风池穴上(在后脑凹处)。

我轻轻的推拿小卉的风池穴以及后脑杓,

小卉低下头似乎很享受这一切。

然后我放下吹风机整个欺进小卉的身体,

闻着他的发香说:「你好香。」

小卉无意识的嘤咛一声,

我吻上了他的脖子。

我完全不知道我是怎么把自己和小卉的衣服剥光的,

我只是浸淫享受在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女人香里,

小卉的舌头柔软湿润,

B+的胸部敏感坚挺,

我当然没有放过她性感的肚脐,

我终于发现她肚脐的性感,

来自于带着一些婴儿肥却纤细的腰陪衬之故。

我探索了小卉的桃源之地,

这是他反应最敏感剧烈的地方,

我感觉到一股生命力不断自他体内释放出来,

终于小卉双手探到我的腋下,

用力把我拉上来,紧紧环抱住我的背,

我的阳具,也就顺势坚挺的进入了那肥美温润软滑的幽谷,

小卉只是一直从喉头鼻腔发出愉悦的共鸣,

但是我可以感觉到的的需要,

从他不曾释放紧抱住我的双手,

从他对我冲击的配合,

从他无意识开阖想要夹紧我的双腿,

从他冒汗发热的横陈玉体,

我可以感觉到他的需要。

那种生命力彷佛要把我吞噬,

我只能越抽动越快、越重、越深入,

然后,缴械。

当我喷射而出时,我感觉到小卉也剧烈的颤抖着。

或许我俩真的都太累了,我们维持着这个拥抱的姿势,

沉沉睡去。

我们一觉睡去,在将醒未醒之际,

我又在半梦半醒之间和小卉战了一回,

这一次,小卉十分的放松,然后又一起沉沉睡了一觉。

醒来后,我们彷佛多年情侣似的,

双方没有多谈昨晚的事,

只是很自然的一边互相调笑,一边梳洗着装,

然后牵手到附近的自助餐厅一起吃午餐。

还未能确认吃午餐时学长是否和小卉有任何重要谈话,

寝室的电话响了,是学姊打来的,

顺便一提的是,我和其他室友,

这一天已经帮学长掩饰四五次了。

在谈到学姐这通电话之前,

小弟必须介绍一下学长的电话哲学,

学长常挂在嘴边上的话是:

「随时检视自己的习惯,

不良的习惯会带来不良的后果。」

举例而言,

尽管脚踏多条船,

学长会很大方开放宿舍的电话号码给众女友,

唯一不同的是,

学长永远不亲自接电话,

一定是我们这些后生晚辈先过滤,

除了正牌女友以外,

其他的二军杂牌军打这支电话来永远找不到学长,

自然只会乖乖扮演等待电话的脚色。

学长更进一步的理由是,这样一来,

我们才能掌握主动权,

只有我们找对方,给对方制约,

比方说日后的星期五晚上八点,

小卉就是会「乖乖的待在家,静静的守着电话」

(很巧的是出自梁咏琪的《短发》),

而非我们受制于对方。

为此,小弟实在很怀念那个没有手机和网络的年代,

因为在今天,

要想缴踏多条船的,

总是活在不断删除简讯、语音留言、检查多个MSN账号信箱、

或不断藏匿、更换SIM卡的噩梦当中。

当然对许多人而言,

手机和网络的发达,

开了一个通往「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大门,

上述缺失只不过是瑕不眼瑜,

但是对学长这种一向货源不虞匮乏的人来说,

手机和网络带来的方便,往往弊多于利。

回到学姊来电,学姊虽然聪明,

却是个单纯没有心机的好女孩,

或许是这次我们编的借口实在太差了,

学长一接起电话往门外走去的同时,

我们已从话筒里听见学姊紧张的声音:

「你怎么了?

我听浪人说你期中考考太差,

自己一个人跑到阳明山后山躲起来了?」

我们在门内像是自己做了坏事似的忐忑不安,

却听见门外学长的声音谈笑风生,

时而激昂,时而温存。

心里不禁赞叹:

「临危不乱,果真是学长风范。」

我不会忘了这一天,

因为就是这一天,

学长第一次在我们面前提到「千人斩」这个理想的。

**************************************

*************

彷佛郭董说神木决定于四千年前种子种下时的豪气,

学长说:「千人斩不过就像是马拉松,

你知道自己能跑到终点,

剩下的只是一个必须跑完的过程。」

按照学长揭示的千人斩蓝图,

有一个数字管理上的黄金比例是无法踰越必须遵守的,

那就是一比四比二十。

他说,无论富商名流或是白脸小开,

和我们比较起来只能算是各有千秋,

他们要攻下一座城池是比我们简单一些,

但是基于身分地位,很难累积到可观的数字。

而我们只要稍微模仿一下其名士风度,

形似神似也可以有同样效果,

但是无论如何,想单纯靠变更女友和一夜情达成千人斩是不可能的,

即使是魔术强森的两千人纪录,也是靠一道道彩虹累积起来的。

(当年据说若魔术强森跟鸡头说我今晚要一道彩虹,

指的就是一个白人、一个拉美和一个黑人。)

因此所谓的一比四比二十,

就是千人斩的组合,

基本上是以一个正牌女友搭配四次一夜情,加上寻花问柳二十次的比例来进行的。

认真的学长甚至当场模拟三十五岁前达成此壮举的机率,

并展示了他的「合理性分析」和「可行性分析」。

学长脚踏多条船的实力是不用说了,

我甚至认为四十个正牌女友是小觑了学长的实力。

关于一夜情,

他举了当时最畅销「写实」小说之一「挪威的森林」为例:

「台湾现在的一夜情人肉市场基本上是靠装备战,

趴车、帅衣以及看得过去的外表才是关键,

永泽四年内和七十个女性发生一夜情,

就算台湾国情保守些,我的功力差一些,

现在一年四、五十个还是可以达成的业绩,

我用略高于四倍的时间,

并考虑学习曲线、兵役、工作时间、老化现象和熟男效应等变量的交互作用,

一千人中有一百六十个左右是靠一夜情来的并不是夸张数字。」

至于寻花问柳,学长说:

「那就更不用提了,

这个靠的是身体健康和口袋深度,

与技巧如何没有什么根本的关系。

真的要拼的话,千人斩全靠买来的也不是不可行。」

学长顿了一顿,

啜了一口茶,

不急不徐,

彷佛一览众山小般下结论说:

「因此,嫖妓才是千人斩的王道。」

学长这一番话说天下女人三分,

震烁古今的隆中对一出,

我们立刻肃然起敬起来,

带着我们尊敬的眼光,

学长决定带我们去三温暖见识一下。

看来,意识到过去三年进度严重落后的学长,

在对我们这群菜鸟展现初出茅庐第一功之后,

已经准备如猛虎出闸一般大开杀戒了。

**************************************

**********

我已经不记得那个三温暖的名字和位置了,以及细节了。( 贴很长,请“发芽吧”论

坛的网友耐心看)

我只记得池子旁会有很多穿着超小比基尼近乎全裸的辣妹走来走去,

让大家心痒难搔。

但是一如往常,真的敢于提枪上阵的,

只有学长一人。

只见学长挑了一个身穿黄色比基尼的长发MM,糖糖。

糖糖当年二十岁,应是身高一六一/四十八/32C+左右的好身材。

雪白的肌肤、微笑时露出的虎牙、交叉于胸前用金环扣住包覆整个胸部的比基尼上身,

让她像极了清纯性感的日本AV女优,完全是好色而不淫的情调。

只见学长不知在糖糖耳边说什么,

糖糖便一直笑得花枝乱颤,

原来学长正经八百的骗糖糖说,

这群学弟都是堂堂的革命军人,

却从来不知道怎样把上天赐予的武器正确的击发,

因此问糖糖可不可以来个多P的交流战。

糖糖说只要我们敢上,

他会帮我们精挑细选其他姐妹花。

我们三人不知道是清纯过头还是近情情怯,

竟没人敢答腔,一阵胡闹后变成不找其他姐妹花,

只有我、学长和糖糖玩3P。

我们三人另辟密室后,

原本满腔热血的我突然羞乃紧张起来,

不管糖糖用手还是舌头逗弄小头,

硬是无法一柱擎天。

糖糖对学长嗔道:

「你学弟八成已经『套』过了,否则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学长说:

「这人生的第一课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顺利毕业的。」

于是就准备和糖糖好好为小弟上一课。

于是学长便躺在床上,

糖糖翘高屁股开始为学长吞吞吐吐起来。

糖糖后腰两侧均凹陷,像是酒窝似的。

学长后来说这「腰上的梨窝」有一个A片上独有的称号,

小弟已经忘记名称了,好像就叫「腰窝」吧?还请众方大大指教,

总之是个性感、容易享受鱼水之欢的体态,

果然从背面看观音坐莲时,那梨窝加上腰臀之间的宽V型曲线,

不正像极了一张开怀微笑的脸?

由于学长在进行观音坐莲式时,

总会把他的双手手指在糖糖腰窝上抠啊抠的,

糖糖便呻吟得更快活了。

因此后来每次只要一看到有腰窝的女生,

小弟马上就硬起来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不知学长是因为一旁有学弟观摩还是本来如此,

从前戏的吞吞吐吐、千指搜秘、含乳逗弄,

到本戏的标准三式:观音坐莲、背后来及传教士,

都展现了「大匠不工」的风格,

每一招都是古朴浑重却又招招段落分明,

尤其在背后来时,

那大腿拍打臀部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节奏,

简直是太鼓达人五颗星的水平演出。

现在回想起来,学长的完事时间,应该与常人无异,

从开始口交到出水在糖糖胸前大概不过三十分钟,

但这毕竟是小弟人生第一次「活春宫」,

因此竟然也在过程中不知不觉看呆了,

不仅看呆了,还不知不觉硬了、出水了。

学长看到我这样,不禁亏我说我无福消受。

糖糖也侧者脸看我说,还好你出来了,不然我也要不行了。

**************************************

***********

隔天我问了学长有关无套的问题,

「难道你都不怕吗?」

学长拿过一张纸,上面画了X轴和Y轴,

又画了一个微笑曲线,可是却没说明X轴和Y轴的意义,

但这个微笑曲线可比施振荣先生的更早出现。

接着学长说:

「你觉得这个问题是那些MM会比较关心,还是我们会比较关心?

当然是那些MM。」

学长在微笑曲线右端打了一个圈,接着说,

「如果她们不怕给你无套上,你怕什么?」

然后又在微笑曲线左边画了一个圈,

说,「而那些青涩的MM当然风险也相对较低,

所以我们最怕的是这一块......」

学长在微笑曲线的谷底划圈,

用力点了一下说:

「不专业的妓女和那些荡妇只学一半的笨女人,

才是我们应该要担心的。」

可是,这样真的就万无一失了吗?

学长抛开他谋略家羽扇纶巾的儒将形象,

像个猛将般的,笃定的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要是带套,便是斩遍千人也枉然。」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学长一同合击,

不久后,考上他校研究所的学长搬到别处,

据说找到了另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

从此淫乱天下。

而小弟在这段期间,则是经历一段痛心的恋情,

当兵、然后出国留学工作。

后来又听到学长消息时,是因为收到了他的红帖子,

但是新娘不是学姊。

发生了什么事?

「我虽然是个率性而为的人,

但不代表我会不顾自己应负的天伦道义。」

学长说:

「他已经三个月了。」

嗯,以学长不带套的习惯来说,

一直到现在才出现这样的问题,

恐怕也算是异数吧?

那么,学长还坚持千人斩的意义何在呢?

「现在,只剩下打发时间的意义了。」

学长如是平淡的回答着:

「因为,真爱已经不会回来了」。

**************************************

******

今年中,学长发了一封信,

平淡的说千人斩事业已达成,

离当年规划时间还多用了两年六个月又八天。

这时候,学长已是两个孩子的爸,

而学长嫂不是笨到极点,就是有智慧到极点的妻子,

因为截至发表为止,学长没有任何一次被抓包的纪录。

  闺蜜联盟排行榜 👍